壹点灵

欢迎来到壹点灵心理咨询服务平台专业的心理服务·放心的隐私保障

400-765-1010

0571-28089956

服务热线(早8:00~凌晨2:00)

给患病女孩做完心理疏导,我也差点承受不住
发表于:2020-02-12  浏览:71次

       2月7日晚上,黄晶借用了母亲的自拍三脚架,在辽宁的家里远程开启了线上疫情心理咨询直播。通过天猫和小红书两个直播平台,黄晶与拥有400万粉丝、人在东京的网红美妆主播同屏直播,线上疏导新冠肺炎疫情下粉丝们的心理问题。两个多小时内,黄晶回答了二十多人的问题,这些问题主要包括疫情下的焦虑情绪、社交恐惧及心理抑郁等。

       做完直播已是晚上十点,黄晶原本答应《浙商》记者的采访,因为紧随的会议再次延迟。深夜十二点,她发来短信,“实在挺不住了,脑子已经不好使了,明早我找你。”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这样高强度的工作贯穿黄晶整个春节。


       黄晶是壹点灵线上心理咨询平台的心理咨询师、师资运营人。自124日至今,她和她所在的团队持续为疫情中的人们提供心理援助。截至27日,她所在的这家线上心理咨询平台已经接受了7000人次的心理援助咨询。

      “不同于汶川大地震这种自然灾害后的心理重建。现在咨询的这些人很多都还在前线战斗着,心理咨询师要面对的不仅有医护人员、警察等一线人员,还有确诊病人以及普通市民,甚至心理咨询师自己。”

       心理健康在这场战役中有多重要?如果将现在战斗在最前线的人员进行分类,医护人员、社会管理人员,而后就是心理咨询师。黄晶告诉记者,疫情下每一类人群都要面对各自的心理问题。疫情下人们的心理状况,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情绪特别稳定型,如确诊后在病床上还看书的那些病人;普通老百姓,这类人在压力下会暴躁但是不到失控的程度;易感人群,但凡发生压力型事件就非常容易进入失控状态,这些人面临大的疫情容易出现失焦、信息过载、认知狭窄等问题,非常不稳定;最后一种是已经患有心理问题的人群,比如有抑郁症、焦虑症等,这些人本身就有濒死感,如果疫情长期得不到控制,这类人群会非常危险。

       以下是线上心理咨询师黄晶的讲述。

1、招募

       大年三十那天,我从杭州回辽宁老家。刚下飞机,我的同事就给我发来了微信:现在疫情很严重,我们需要师资尽快开始抗疫情心理援助,希望你能帮我们一起做师资端的招募。随后,我马上开始了心理咨询师的招募工作。

       除夕夜的第一批招募很简单,我们就是在微信上群发了招募信息,没有海报、没有宣传。即使这样,当天我们就收到了400多人的报名。大家的踊跃程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投身到心理救援中去。但是疫情严峻,并不是每一位报名的咨询师都能胜任这次救援。我们必须对他们进行筛选、培训、分级派单。

微信平台招募咨询师 

       我们将招募的咨询师划分为三个等级,分别为红色、橙色、蓝色。红色等级应对的是一线的医护人员、确诊重症人员,这一等级要求咨询师具有深厚的医疗背景,能够有足够强大的能量和专业能力应对前方情况;橙色等级应对的是警察、防疫管理人员、疑似人员,咨询师要解决他们对病毒所产生的恐慌和焦虑情绪;蓝色是受到疫情影响的大部分人,心理咨询师要擅长处理这些蓝色人群的情绪问题。我们针对不同的人群安排不同等级的心理咨询师,进行夜班和白班轮岗,比如医护人员基本上会在凌晨十二点到早上八点才有时间进行心理求助。平台实行7x24小时全时段咨询。 

       最让我感动的是在第一批招募中有十五六位来自湖北的咨询师。当时我是不希望他们参加的,作为身处其中的个体很容易处理不了心理问题,我希望他们能够把自己照顾好。但是他们坚决要参加,他们告诉我他们有责任和义务参与进来。有一位湖北孝感人,平时在武汉做心理咨询师,疫情发生时他已经回到老家过年,看到招募后坚决要加入这个队伍。最后我只能告诉他们一定要控制好,自己千万不要出现耗竭的状态。 

       最初,我们只针对湖北疫区进行心理援助,每天有近100个咨询者进入我们的系统。大年初四开始,我们向全国开放,线上接单量开始瞬间增大。27日,我们的全国接单量已经达到了7000人次,目前有500名招募的咨询师,每天至少有300位咨询师在线。前两天我们发布了第三批招募,已经有1000多人报名。

2、冲击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同时也是壹点灵咨询平台的师资运营人。面对突发的疫情,我需要理性的决策、管理和规划运营。我要真正了解武汉的情况,我的咨询师们会遇到怎样的求助者,他们是否会存在自身能量耗竭的问题。我以为我心里是有所准备的,但真实情况还是让我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大年初二,我接到了我的第一个求助者的电话。那是一位年轻女孩,她和她的母亲同时感染了病毒。当时的针剂只能留给重症患者,医院也只有确诊且是重症患者才能收治。母女两人只能在医院旁的宾馆租了两间房间分开住,靠吃药支撑。女孩认为自己年轻可以自愈,但是五十多岁的母亲已经无法下床走路。她每天去医院为母亲取药,但母亲的情况每况愈下,却依然没有办法住进医院。女孩只能看着母亲一天天煎熬,却毫无办法。

       女孩的父亲患心脏病在家不能有任何感染意外,舅妈也处于感染状态,其他亲戚更不敢来帮忙。面对死亡的恐惧,面对无法救母亲的愧疚和无力,女孩的意志已经濒临崩溃。当时的状况下,我要去帮她挖掘她的社会资源和内心能量。在整个求助过程中,女孩对给他打电话询问情况的人带有强烈的情绪。我们不是弱者,我们只是生病了,我们不需要怜悯的劝慰。一切劝慰的来电,都变成了对女孩心理的二次伤害

       这样一群人,他们此刻最需要的是激发体内的能量,而不是让他们觉得自己是弱者。女孩的母亲出生在农村,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武汉安家落户,这样一位女性本身就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我需要做的是让女孩通过唤醒母亲创造这些人生成就的动力,燃起生的欲望,激发活下去的信念。在这个案子的救助过程中,也唤醒了我和自己母亲之间关系的窗口,当时的情绪我也没有完全消化。接完这个案子,我找了我的督导老师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傅宏教授进行疏导。她知道我每天十六七个小时的工作强度,并且除了心理咨询还要运营援助的师资力量,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建议我休息两天。

       接下来的三四天,我没有接案子,让自己处于暂时放空的状态。同时,我也加紧邀请专家加入此次救援,为前线的咨询师进行培训和督导,让他们学习如何在这样剧烈冲击的情况面前做到自我防护和安慰,冷静地挖掘求助者的心力,并且不将自己卷入到情绪中。邀请专家、督导这件事情虽然从大年初一就已经开始安排和布置,但是在我自己接触案例之前并没有想到如此重要。

       在这次疫情中,需要援助的就是这样一群濒临死亡的人。咨询师也可能是妈妈、女儿或者丈夫,当这些问题真正出现并且向我们寻求帮助的时候,没有做好足够准备的咨询师如果贸然去沟通,很容易产生替代性伤害。

       我联系了所我能联系到的心理领域的权威专家,向他们介绍我们的心理救援行动、我们咨询师的情况,疫情的紧张局势。让我感动的是,专家们都义不容辞地加入了我们的队伍。目前,包括南京师范大学傅宏教授等十位教授在线上对我们的咨询师进行定期培训和督导,并且是免费的。现在每周二、四、六,我们都会组织一场团队督导,所有咨询师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培训学习,上周四的团队督导课在线学习的人数已经超过900人。

3、建议

       在这场疫情中,有很多坚守岗位的警察和医护人员。平日里,他们的工作也只是普通的职业。如今,他们暴露在充满病毒感染危险的环境中,如果疫情一直持续发展,他们会感受到严重的挫败感。

       我的第二位求助者是在武汉执勤的警察。武汉封城后,他要将那些想要离开武汉的人劝回家中。

       这位警察知道自己的同事中已有确诊感染,在自己出现咳嗽时,情绪开始逐渐失控。即使家中发烧的妻子已经确认没有感染病毒,但他仍然每天怀疑自己是否染病。他已经出现失眠(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焦虑、暴躁等心理问题,家中还有妻子、孩子、父母需要他照顾。

       我在成为心理咨询师之前,也曾是一名警察。我以前也曾遇到过配枪抓逃犯的经历,当时的状态就是硬着头皮也必须得上。警察大部分也都是普通人,面临这样的情况,他们的情绪需要专业疏导。

       在所有求助者中,10%红色等级人群10%橙色等级人群,剩下的80%蓝色等级人群。蓝色即这次疫情下普通大众,这大部分人群面临的是疫情下的心理失焦、信息过载、认知狭窄带来的焦虑情绪问题。主要集中在夫妻关系、亲子关系中,很多人因为很小的事情吵架、情绪崩溃。比如夫妻长时间在家因为谁不洗碗这样一件事情可以吵架吵到要离婚,比如母亲和孩子在居家的过程中因为生活中的小唠叨吵架到崩溃。我们的咨询师80%处理的是这一类人群的情绪问题。

       当我们的世界长期处于频繁且海量的关于疫情的信息中,情绪的脑区就会变得非常活跃,由此会产生焦虑、抑郁、暴躁等情绪问题。

       人生应该有焦点。普通大众要在现有的居家空间里,通过各种方式找回自己的生活焦点。比如以十天为界做一个计划、比如每天将自己的感受用文字、画画的方式呈现出来等等。每个咨询师的力量也是有限的,面对大部分疫情下的普通民众,学习一些基础的心理知识,有助于每个人更平和、更安全地经历这段特殊时期。


专家建议

下面是居家调整心理状态的一些基本的方式: 

1、做运动。不管是有氧还是无氧运动,都能帮助大脑恢复到正常的水平,让人产生多巴胺。 

2、做瑜伽、冥想。帮助大家找回注意力的焦点。 

3、听音乐、唱歌。音乐是人类最原始的表达情感的途径。通过音乐可以将情绪抒发出来。比如,组织家族群k歌比赛等。 

4、家庭活动。可以组织家庭内部的小活动,比如各种亲子游戏等。 

5、游戏。游戏是这段时间最有利于身心的方法。可以是线上脑力游戏,也可以是体感游戏。

如果自身就是心理疾病患者,比如患抑郁症、焦虑症等,请在这段时间主动通过互联网的方式积极地进行心理治疗。这场战役还在持续进行,作为心理咨询师,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用谨慎的态度面对病毒,也用最健康、最强大的心去战胜病毒。


后记:在和黄晶对话中,我们都试图更理性的对话。心理咨询师每一天都与无数身处疫情一线并且面临无力状况的人群连线,他们需要强大的身体和心理素质去参与救助。这是一场抗疫战,也是一场心理战。普通人的日子变得越来越漫长,战斗在一线的人们则在跟时间赛跑。愿这场“战争”,早日开出春天的花。

来源:浙商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