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点灵

欢迎来到壹点灵心理咨询服务平台专业的心理服务·放心的隐私保障

400-765-1010

0571-28089956

服务热线(早8:00~凌晨2:00)

当初非典时候的孩子们
发表于:2020-02-11  浏览:157次

2020年2月6日,五名新冠肺炎的患者从武汉市中医院治愈出院。photo by 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

       这是万能编辑部第五篇关于疫情的报道,马尔克斯说,活着为了讲述,我们一直相信讲述的力量。

       2020年,第一批90后30岁了。
       17年前的SARS,90后刚升初中,或者念小学,如今“三十而立”。30岁意味着什么呢?独立,结婚生子,面临“上有老下有下”的尴尬处境,在热爱的事和赚钱养家之间徘徊……
       有这样一群90后,他们活跃在抗疫最前线,推迟了婚期的护士,配送员和快递员,接送医护的志愿者,捐赠物资的海外买手,心理咨询师……
      “牛批”
      “你问我现在怕不怕?当然怕啊,我都还没结成婚呢!”
       说完王大喵发来一连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再怕,也要往前冲啊”。
       因为疫情,王大喵把婚期延后了,她原本计划在三月份结婚办酒,现在每天全副武装,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负责照看发热患者。这是一座位处抗疫一线的黄冈版“小汤山医院”,她参与了科室病房筹备建立,搬运物资药品,接收照料从黄冈各处医院转来的患者。

大喵,92年生 (采访对象供图)

       王大喵和同事目前需要三班倒或两班倒,穿上防护服后,护目镜一起雾,就什么都看不见,但又不能摘,有一次为病人打针,她只能靠着手感和经验。更痛苦的,因为怕上洗手间,每一次穿脱防护装备,都有暴露和感染的风险,所以在工作期间,她即使口渴也不敢喝一口水。
       可王大喵同科室的一位女同事还是被感染了,已经怀孕二十多周,现在不敢多用药。这些事情,大喵也不敢细想。
上一线是大喵自己申请的,她原本是名妇产科的护士,未婚夫得知这个消息后,手机那端发来两个字:“牛批”。
       此时,距黄冈不足80公里之外的武汉,同为90后的陈灵毓,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每天会像家人一样,接送一位怀孕的护士。
       封城后,武汉的城市公共交通近乎停摆,从事电商创业的陈灵毓,报名成为高德地图组织的医护专车志愿者,每天义务接送附近的医护人员上下班。
       陈灵毓接送过的这位护士,正在孕期,每天由老公陪着上下班,坚持顶在三班倒的抗疫前线。第一次接送后,陈灵毓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夫妇俩,“以后万一下班叫不到车,直接给我打电话。”

灵毓工作照(采访对象供图)

       在武汉宣布“封城”的前一天,性格爽朗的陈灵毓气哼哼地拉黑了几个本地好友。她从朋友那里购买到3000个口罩,开车给家附近的武汉第四医院武胜路院区送了过去,发了一条朋友圈,结果招来非议,调侃、质疑,还有冷嘲热讽,让她少乱跑免得传染别人。
       陈灵毓出车前吃上一餐,有时候深夜回来后才能再吃上东西。
       同样报名担任高德医护专车志愿者的王永朋,住在武汉新洲区,距离江汉、武昌等老城区,有相当一段车程,他每天要6点起床出车,晚上十一二点才能回家休息,一天接送几十位医护人员。

永朋,2020年是他毕业的第二年(采访对象供图)

       特殊时期,在车里,王永朋和医护人员很少说话,避免交流带来的传播可能。每次到达目的地,医生和护士下车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向他鞠躬,还有不少人硬要塞钱给他,穿着防护衣、戴着口罩和护目镜的王永朋,每次都微笑着退回了。
       王浩宇老家在甘肃庆阳,前年大学毕业后来到武汉创业,准备在这座城市定居,刚买了新车,这次用上了。
      “已经不是钱的事情了”
       武汉封城前一个小时,家人还在给胡博打电话,劝他回家,“看能不能请假,不行就离职。”
       挂完电话,胡博准时出现在盒马鲜生武汉果岭公元店,开始当天的配送。这个春节,他原本的计划是,让妻子带两岁的女儿回老家河南南阳过年,他留在武汉值班,但没想到疫情发生了,1月23日封城那天订单暴涨,最高飙升至2000单。

凌晨1点,胡博的工作间隙被路人拍到抖音

       门店只有10名配送员,有几个还被家人拦住了不让出门,最后算上胡博只有8个人,作为门店组长每日负责物流方案,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这时候走了,其他人根本扛不住,他只能跟家人说:“你们在家,就好好休息,我挺好的。”然后,加入到一线配送中。
       当天胡博把所有订单送完,已经凌晨一点,他一个人坐在马路边,等同事的间隙,趴在空箱子上休息,这一幕被路人拍到,发到了抖音,获得14万点赞。同事认出来后,把视频转给胡博,但他的第一反应,是希望家人别看到,“害怕他们会更加担心。”
       在一线配送,胡博经常碰到顾客给红包,有的还在家里准备了热饮料,给他煮板蓝根。红包他只破例收过一次,因为顾客哭了,“顾客给红包的时候哭了,说感谢有你们!我也哭了,感谢有你懂我们!”
       回去后,他把红包上交门店,后来门店以奖金的方式发给了他。家人看到关于他的报道,都会转到亲戚群,大家都说:“为我们河南人争光了。”
      “大难之前,大家都在为了生活奋斗,感受不到这份情谊,现在每个人都很默契,相懂相知。”非典时期,胡博说自己才上小学,这次疫情更能感同身受,“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现在做这个,已经不是钱的事情了。”
       为了让家安心,每天早上出门前,李惠洁都会在“李家村”的微信群里报一声平安,“就两个字,平安。”
       来自西安的李惠洁,年前理了一个圆寸,纹了身。这个春节留在武汉,作为超市店长,和同事保证日常生鲜品的收发货,维护卖场的运营。
       因为疫情,猪肉曾经7天断货,黄瓜、西兰花、青椒、大蒜、生姜等蔬菜更是紧缺。联系供货商,对方很为难,司机短缺,没办法送货。挂完电话,李惠洁就和同事开着私家车,前往30公里外的东西湖区拉菜,回到超市后,再亲自分装。

 
中性打扮的李惠洁,大家都叫她“洁哥”

      “我是一个荣誉感特别强的人,我不在乎薪水多少,但一定要有一定的荣誉和成就感。”
       2012年毕业之后,李惠洁曾连续7个春节没有回家过年,去年回去过一次,“每年岗位都在变,想留下在新岗位体验一下。”         今年,是她第一次担任店长,本来就没计划回去。
       现在,她不但要确保超市的运营,还要保证团队十个人的安全,有几个员工住得比较远,她每天就开着自己那辆贴着火影忍者的车,绕路接送同事上下班,很有大姐头风范,“我的内心是很强大的,抗压性、独立性都比较OK。这么多年下来,我个人遇事,不会慌。”

2020年2月5日,武汉大学湖畔,大型建筑物的外墙上播放着“武汉加油”几个大字。photo by 南方都市报 钟锐

      “活得鲜活一点。”大街上的空城,只是表象。更多的武汉市民,将自己隔离在家里。

       春节前,媛子从日本回到武汉后,一直和家人呆在家中。有一天,她在网上看到一个外卖小哥接受采访的视频,对方一边哭一边说:“大街小巷都没有人,我心里很难受,我一边骑车一边在哭。”她也跟着哭了
      “我们作为武汉人,一定要出一分力。”媛子是淘宝全球购“日本买手联盟”的成员,在接到号召后,共同发起了募捐,组织在海外的买手,为武汉一线的医护人员捐助口罩、护目镜等医疗物资。

2020年2月6日,武汉汉口新华医院门前,一位市民穿着自己制作的防护衣来看病。photo by 南方都市报 钟锐

       大学毕业后,在国内工作一年,媛子决定去日本进修,一边学习语言,一边在居酒屋打工。有一天下晚班,心急之下坐错了末班车,到了乡下,日本打的费又非常贵,回去起码要两千人民币,她就一个人在街上走了一晚上,第二天赶一早五点半的车回住的地方,她记得很清楚,也是这样一个冬天,“特别冷”。
       这次募捐,好多曾经一起在日本留学的朋友来问,“我能帮忙做些什么?
       她和朋友们一共募捐到28万的医疗物资,日本当地的店员,一听说是口罩是寄给武汉的,马上取消限购,把店里有的存货全部拿了出来,帮着一起装箱、打包。后来,龙浩航空也提供免费包机服务,口罩从大阪飞到武汉天河机场,医院派人签收后,直接拉回医院。
       身为专业心理咨询师的筱筠,用自己的专业,加入到这场抗疫战斗。疫情爆发后,她服务的主要对象,有身处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罹患新冠肺炎的患者及其家属,还有那些因封城措施和宅家隔离而不安甚至恐慌的普通老百姓。

筱筠的自拍照

       筱筠去年签约了壹点灵心理服务平台,此次专门为湖北地区提供了免费在线心理援助服务通道,还联通到了淘宝天猫店铺。因为长期主攻情绪压力疏导、情感类和亲子关系,加上又是武汉人,筱筠特别容易让前来咨询的对象感到亲切。
和筱筠的采访约了好几天,因为她经常忙到凌晨一两点。

武汉中南医院前的湖景

       聊到最后会发现,这些90后选择逆行在抗疫的第一线,不过是遵从自己的内心,用行动疏导自己心里的情绪,就像媛子说的, “自己怎么想,就勇敢去表达自我。
       每天送完同事回到家,李惠洁会练一会儿吉他,年前她在年会上演唱了一首《年少有为》,她想尝试更多新事物,所以从“头”开始,“希望情感战胜理智,活得鲜活一点。 
       李惠洁年初立过一个flag,自驾去川藏,游泳横渡长江。现在,等疫情结束,一个个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