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点灵

欢迎来到壹点灵心理咨询服务平台专业的心理服务·放心的隐私保障

400-765-1010

0571-28089956

服务热线(早8:00~凌晨2:00)

倾听远方的哭声:疫情撕破了生活强者的错觉面具
发表于:2020-02-12  浏览:28次

       身处武汉疫区的作家方方写道: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灾难,我们所有的普通人,都在为这场人祸付出代价。 

       心理咨询师朱浩亮很认同这句话,他是一家心理咨询机构的负责人。122号晚间,武汉宣布第二天封城。顿时,大量的咨询电话涌入,来访者都产生了恐慌的心理。 

       从除夕夜(124号)开始,国内多个心理援助项目陆续上线,壹点灵心理咨询平台、“武汉社工“公众号、蓝天联盟心理援助热线、简单心理平台等等推出了免费心理援助链接。而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以及各级精神卫生中心的心理咨询师们也都守在了电话前。过去半个月的时间里,朱浩亮和他300多人的咨询师团队已经接到了超过10000个电话。

       来访者被做了分级,一级人群为医护,重症患者等;二级人群为军警、外卖小哥、重症家属等与疫情直接相关的人;三级人群为普通大众。这些来电的人们愤怒、悲伤、焦虑、压抑、失望……心理咨询师是他们想要抓住的一束微光,他们想从一通电话中获得一丝力量。

       朱浩亮发现,来访者的画像逐渐清晰起来,情绪的刺激点来源明确。天天被关在家里不出门,人的思维会进入极度狭窄的空间,超载的信息会无限扩大人的感受。无助、无力、恐惧,有人看疫情相关新闻,看着看着就止不住哭。 

       一场疫情,撕破了人们生活强者的错觉面具。如今,大家同处在一个环境中,那种渺小感与失控感是相似的。 

       曾经在抗击SARS、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天津大爆炸等事件中为公众提供心理援助的中科院心理所教授史占彪分析,在疫情的急性期,亲子关系、情感婚恋、职业规划都将影响到人,从而产生内疚、自责、害怕的情绪。 

       对于这些,咨询师们有一套摸索出来的方法:聚焦于疫情,展望未来。“从未来的角度看现在自己的问题,让自己拥有希望”,朱浩亮说。

       一开始来访者会抱怨、指责、甚至生气,咨询师的工作是让来访者平和下来,思维由感性转向理性。 

       不要多做什么,只听他说什么,去听他的经历,听他讲事情发展的过程,在此基础上他会意识到当下的境况是由客观原因导致的,而不是归因于自己。

       鼓励来访者说出自己之前的计划,重复说,当他意识到无奈、无助、郁闷是由外部原因导致时,他会开始正反两面考虑问题。 

       当来访者的情绪平和下来后,咨询师会鼓励他再次说出计划,在计划中找到最简单的一项去行动,帮对方找到希望感和把控感。 一般当通话进行到:“谢谢你,有点累了,好一点了,就这样了……”一次咨询也就结束了。 

       在看看新闻Knews记者采访过程中,咨询师沈岚接到了一个游戏企业老板的电话。外地员工隔离期间仍然要发工资,在家办公传输文件效率慢,正式上班一旦有人得病将对企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在家里为公司的前途担忧,这位老板坦言,每天都失眠,一两点钟睡不着觉。面对中小企业主的焦虑,沈岚给予的是策略咨询,首先肯定了来访者的社会责任感,强调每个人都做好隔离工作是疫情被控制的先决条件。接下来,沈岚开始引导着来访者挖掘公司的特质和特长,寻找有利的资源。“在每个时间节点为公司确定最优、中间和最坏计划,不要被情绪蒙蔽了双眼。”在电话里,沈岚反复强调。

       而咨询师张英则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展示了一份文字咨询案例。一位生活在大都市的来访者因为老家农村的小卖部出现了一例确诊病例,从而担心自己爷爷的健康。“他肯定感染上了,不听劝,一直喜欢往外跑。”面对着满天飞的负面新闻,爷爷是否会在家等死,为何没有早一些把爷爷禁锢在家,而自己又是否安全?透过文字,张英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那个愤怒、惶恐的来访者。

       对于这位来访者,张英继续了解了爷爷在老家的现状。在得知爷爷尚未发病,并且已经在家进行了自我隔离后,张英给出了面向未来的建议。爷爷经过这一次相信已经吸取了教训,以后面对小辈的劝告,不会再视作耳旁风。就算得病,则应当相信医院,及时就医。

       也有武汉籍的来访者,在居家隔离期间,体温失常。为了确认自己发烧的原因究竟是情绪导致还是新冠肺炎,他打来了电话。 

       壹点灵心理平台统计,在咨询人群中,确诊或疑似人群和医护人员各占10%(其余80%为普通人群)。“医护人员太忙了,忙到顾不上自己,我很想守护他们。”张英给出了一张聊天的截图,对方是一位在一线战斗的医生。预约咨询的日期不断地在延后,截图里一句“靠意念支撑”令人动容。

       史占彪教授分析,随着疫情的结束,面对重大的创伤,心理援助将面临重建期。失去亲人、后怕、内疚,将是介时面临的主要情绪。而这一部分的援助将可能持续一到两年。“所有我认识的心理咨询从业者都动起来了。”史占彪说,大家会把专业的支持给到底。 

       每个人都处在疫情的阴影之下,在这样的集体情绪创伤面前,心理咨询并不是叫人们去忘记,而是能够放下。要想办法诉苦,不要独自承受,那通心理咨询的热线电话也许就是其中一个出口,一个捷径。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朱厚真 耿博阳 邢维 特约记者:王鹤 编辑:傅群)